(2)

什麼事那麼好笑?

阿花用疑惑的眼神詢問少爺,少爺則指著她前面的小弟弟,然後繼續笑著。
她轉過頭,看到剛剛還在大哭特哭的小弟弟,轉移注意力後,現在正盯著她手上的散發著鹹酥雞香味的袋子,還一直想用手抓,他爸爸則是極力阻止,緊緊抱著拼命掙扎的小弟弟。

這畫面是有好笑到,難怪少爺會偷笑。

她打開袋子,拿出一包被那些沒良心的人指定一定要買的地瓜薯條,大方的要給小弟弟。

「不用啦,不用啦……」小爸爸有點不好意思。

「沒有關係啦,弟弟來,這個給你吃。」她一遞過去,小弟弟馬上就笑咪咪的接手。

看到自己小孩如此主動,尷尬的小爸爸臉都紅了,然後小媽媽連忙收拾善後,微笑著跟她點頭示意,「真的不好意思,謝謝妳,弟弟,還不快跟阿姨說謝謝。」

阿花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用客氣啦,還有,叫我姊姊就可以了。」

+++

她餘光瞄到少爺一直在看,似乎很好奇那袋子裡都裝了什麼。她挑了一包自己最愛吃的腐乳鹹酥雞,塞到少爺手裡。

「給你,這是雞肉,這個很好吃喔。」是韓文,她用韓文說的。

她突然慶幸起自己之前去學了韓文,雖然才三個月,只學了最基本的簡單對話而已。不過,她長期看韓綜跟韓劇而訓練的聽說能力終於要派上用場了,雖然也都只是一些皮毛。

少爺沒預料到會聽到韓國話,愣了一下,詫異的看著她,又低頭看了看被塞到手中的那包不知名的東西。

「吃吧,沒關係的。現在門打不開,故障了,還要再等半小時左右喔。」她試圖用有限的韓語能力來完整的表達現在的狀況。

「喔,我知道,謝謝妳。」他有點慌張,可能是擔心自己被認出來了,害怕她是瘋狂歌迷會對他不利吧。

也對,大明星被迫跟市井小民一起擠在故障的電梯裡,這種偶像劇裡才有的情節居然也會在現實中發生,實在有點搞笑。而且明明剛剛飯店的小姐就有用英文解釋過了,她幹麻還雞婆硬要用韓文講一次。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這麼做,主動向陌生人搭話不是她平常會做的事。雖然有關於他的事,她都熟到不能再熟了,但其實重點是他們根本就不認識啊。

也許是因為等待的時間太無聊了,也許是因為原本只會在螢幕上出現的人,現在活生生的就在自己旁邊。如果錯過這個機會,連句話都沒說的話,那要如何對的起那些飯店外頭在寒風中蹲點的歌迷們啊。

少爺盯著手中的鹹酥雞,拿著竹籤又戳又聞的研究了好一會,然後叉了一塊放進嘴裡,接著臉上便浮現出驚喜的表情。

就跟你說了很好吃吧,腐乳雞加小黃瓜可是王道呢。她得意的心想。

阿花看了看其他人,西裝頭先生正在閉目養神,像是企圖想無視鹹酥雞這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香味。

而左邊原本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情侶,則是用渴望的眼神盯著她看。她無奈的隨手從袋子裡抽出一包遞給那對情侶,一時間電梯裡原本緊張的氣氛變成好像在公園的草地上野餐一樣。電梯外的管理員們從監視器看到這畫面,應該會覺得不可思議吧。

還好她看到什麼都覺得好吃,所以買了很多,不然如果真的被吃光了,她出電梯後,絕對會被房裡那群凶狠的女人給罵死。

她也拿起炸四季豆開始吃了起來,卻突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少爺被關在電梯裡那麼久,他的經紀人和成員如果找不到他,這事情很大條吧?搞不好會以為他被歌迷綁架還去報警什麼的。怎麼辦?

「你需要跟你的經紀人說你很安全嗎?我可以借你手機。」英文跟韓文混著說,看來她英文也沒有想像中爛嘛,緊急的時候,硬擠出一兩句對話也是沒問題的。

少爺考慮了一下,「謝謝妳,但是……」似乎有難言之隱。

「還是你跟我講房號也可以,我請我的朋友幫忙通知他們。」不過如果真叫她們去通知,那群女人應該會開心到不行,然後興奮死吧。不過薇薇除外,她不喜歡外國人。

「不是,因為他們都在休息了,我是自己出來的。」少爺用韓文說完後,又用英文緩慢的說了一遍,可能是發現她的韓文跟英文都一樣差,怕她聽不懂吧。

「自己出來?」為什麼?「你不怕被歌迷抓到嗎?」

「就像現在這樣嗎?」少爺一邊吃著鹹酥雞,一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現在怎樣?」他是在逗她嗎?「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來堵你的喔。這是意外,電梯意外事件。」開什麼玩笑啊,從剛剛到現在她也沒對他做什麼奇怪的事啊。

少爺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微揚,竊笑了一下。

「那你要去哪?為什麼你不睡?」都半夜十二點多了,但飯店裡外還是到處都是歌迷,傻子才會出來亂跑。

「我只是想走走。剛剛本來想去運動,但是人很多。」才一眨眼,少爺就把腐乳雞吃的差不多了,然後又把視線停在她手中的那包四季豆上。

「人很多嗎?那是當然的啊,所有人都是來看你們的。」阿花注意到他的眼神,順手又把手中的食物拿給少爺,「你吃吧。」怎麼這麼會吃啊,很餓嗎?

「那妳也是來看我們的嗎?」少爺挑眉問道。

「我是有要去看演唱會沒錯,但是會住這裡主要並不是因為你們啊。」他現在是還在懷疑就對了,「電梯真的不是我弄壞的喔。」她再次強調。

少爺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然後就跟電視上一樣,笑的東倒西歪的。

笑笑笑,是有什麼那麼好笑?

她不悅的拍拍他,「欸欸欸,笑什麼?為什麼笑啊?」她的笑點已經是公認的低到不行了,沒想到他的笑點更奇怪,都不知道在哪。

阿花本來一開始還有那麼一點小害羞,畢竟是那麼帥又是自己喜歡的人。但是現在看來,只覺得少爺整個就還是個小朋友,怎麼會跟她弟一樣幼稚,那個年紀的人都是這樣嗎?雖然她自己平常也是瘋瘋癲癲的不太正經。

「沒有,只是覺得有趣。」他笑的合不攏嘴,看到她開始瞪他了,才好不容易勉強止住笑,「所以妳是我們的歌迷囉?」

「是啊。」不然幹麻花大錢去看他們的演唱會。

「那你剛剛看到我怎麼沒有大聲尖叫?」

「我又不是變態。」難不成還真的要撲上去嗎,現在又不是在演唱會上,突然大叫會被當成瘋子吧。「你知道我年紀比你大嗎?你應該要叫我姊姊。」

少爺突然湊到阿花旁邊小小聲的問,「那姊姊喜歡的是誰?我嗎?」他一臉好奇。

「什麼?喜歡…誰?」她有沒有聽錯?「你這樣問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嗎?」現在是已經聊開了嗎?居然問她這麼直接的問題。

所以說食物才是世界共通的語言,他才吃了她一點鹹酥雞,就馬上打開心防跟她聊起天來了。

「我長的帥是事實啊。」少爺抬起下巴驕傲的說。

真受不了,阿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對啦,我最喜歡你了啦。」這傢伙聽了一定很得意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姊姊喜歡我。」果然不出所料,少爺整個人高興的一直呵呵呵笑個不停。

+++

突然,轟隆的一聲,電梯一陣晃動,把大家嚇了一大跳,飯店的小姐又透過電梯內的廣播說明了情況。維修人員已經來了,消防隊員也在一旁待命,大概再十分鐘就可以修復完成了。

小弟弟被剛剛的巨響嚇到,所以又開始哭鬧,他妹妹也被嚇醒,跟著一起哭,再加上電梯外的電鑽聲,天啊,魔音穿腦也沒這麼吵吧。

「這個,謝謝妳。」少爺向她揚了揚他手上那兩包已經吃完的紙袋。

「喔,不會啦。」阿花笑了笑,「那你還要吃嗎?」

「不要了。」少爺搖搖頭。

再過幾分鐘,他們就可以離開這個電梯了。

怎麼有種捨不得走的感覺?

只是,不管是誰,跟少爺一起被關在電梯裡,一定都會不想被救的吧,阿花心想。

至少,會希望被關久一點。

      


(待續)


jasmine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