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西裝頭先生面帶不善的瞪著電梯門,好像如果電梯門再不快打開,他就要馬上破門而出的感覺。

左邊的那對情侶持續的親熱中,完全不在乎旁邊觀眾的眼神,任何地點都絲毫不影響他們燃燒中的熱情。

而少爺頭低低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小弟弟邊哭邊喊著說他想要噓噓。媽呀,這情況也太無俚頭了吧。阿花看到小弟弟的爸媽手忙腳亂的樣子,開始考慮是不是該把手上提的那袋鹹酥雞們都拿出來,然後塑膠袋給小弟弟方便一下這樣。

「這先給弟弟用吧。」阿花最後還是把塑膠袋捐出來了,在她發現小爸爸準備要拿小朋友的水壺起來裝之後。

+++

「欸欸,這裡這裡。」少爺突然拍拍她,要她把頭轉過來一下,然後就很認真的不知道在研究什麼。

「怎麼了?幹什麼啊?」她哪裡沾到東西了嗎?幹麻一直盯著她看?

「姊姊只有一個耳環嗎?」少爺指著她的耳朵問。

「是啊,我只有一個耳洞。」她怕痛,穿了一個之後,發現真的很痛,另一邊就不穿了。但這有什麼問題嗎?

「給我吧。」少爺攤著手心,跟她要那個耳環。

「為什麼?這個很貴耶。」阿花連忙捂著耳朵,拼命搖頭。她才不要,這個她很喜歡,都已經戴好幾年了,從沒換過,除了清洗都沒拿下來。

「快點啊,我們交換嘛。」他拆下自己的耳環,然後伸出手搶著要拔阿花的那個。
  
「不行啊…啊啊…不行啊,痛痛痛……」怕痛的阿花最後還是失守了,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把戰利品囂張的戴在他自己耳垂上。

「交換啊。」少爺得意的笑著,然後想幫阿花戴上自己原本戴的那個耳環。

阿花嚇死了,趕緊搶過來,「我自己來啦。」他那麼用力扯,耳洞都要裂開了。

「這是禮物。」少爺滿意的看著她戴上那只耳環。

「禮物什麼啊,你也拿了我的耶。」阿花不捨的望著在新主人耳上的耳環。

「妳不是只有一個耳洞,我也只有一個耳環,給妳我就沒有了啊。」

她瞪了他一眼,以前怎麼都沒發現他還會耍無賴。

「姊姊不是說喜歡我嗎?」少爺笑瞇了眼,裝可愛的戳戳她的手臂。

「哼,算了。」媽呀,他居然在跟她撒嬌,對著那張可愛又帥氣的笑臉,怎麼可能還會生氣。

「姊姊要好好戴喔。」少爺露出專業的殺人微笑,用酥麻的嗓音叮嚀她。

+++

電梯門打開了。

門外站著很多人,飯店的管理人員、工人、消防隊員…,她還看到站在人群中拼命朝著她揮手的死黨們。

這些女人總算還有點良心。阿花心裏暖暖的,她們嘴上說歸說,但其實還是很擔心她的安危的。

電梯裡的大家站了起來,然後很迅速的一個接一個走出去。阿花頓時傻眼,大家也跑太快了吧。

「妳這個衰神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出來?」曉華跟小英跑進電梯裡幫忙收拾堆在地上的那幾包鹹酥雞們,阿花趕緊站起來,跟著走出電梯。

人呢?她四處張望,電梯裡都沒人了,電梯外除了她們這幾個,只剩下零星的工人跟飯店人員在收拾工具。

「你還在看什麼啊?」她們硬拉著還在左顧右盼不知道在找什麼的阿花去搭另一台電梯回房間。

+++

「欸,剛剛妳們有看到電梯裡其他人嗎?」阿花回到房間後覺得有點奇怪。

「有啊,不是都出來了嗎,就只有妳一個拖拖拉拉的。」阿丹遞了一瓶飲料給阿花。

「我的地瓜薯條咧?沒有買嗎?」小英跟薇薇圍著桌子翻找。

「可能阿花在電梯裡就吃掉了。」曉華搶到一包魷魚,坐在一旁涼涼的說著,雖然東西都冷了但還是吃的津津有味。

「不是啊,剛剛少爺跟我一起關在電梯裡耶,妳們沒有看到嗎?」阿花覺得很奇怪,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少爺這個發光體。

「妳是被關太久,妄想症發作了嗎?」阿丹白了她一眼。

「是真的啦,我還拿腐乳雞給他吃耶。」阿花極力想證明這一切都是真的。

「拜託,那是妳自己吃掉的吧。」曉華開始分析,「妳想想看,如果少爺真的跟妳一樣被關在電梯哩,他們經紀公司的人怎麼可能都沒動靜,而且記者也應該會來吧,『五星級飯店電梯故障,某韓國團體成員被關』記者怎麼可能放過這種大新聞。」

「吼,妳們怎麼都不相信我,少爺說其他人都在睡了,他自己出來的啊。」

阿花氣死了,早知道剛剛就應該要先用手機拍張合照,不然也要跟他要個簽名什麼的。

「這位太太,如果真是這樣,妳覺得那些神通廣大的歌迷姐妹們會不知道嗎?她們應該會包圍那部電梯吧。」薇薇也不相信她。

話是沒錯,聽說有些歌迷還買通清潔阿姨,要阿姨們進房間清潔時幫忙看看少爺們都在幹麻。

「我覺得妳一定是在電梯裡等到睡著了,然後作夢夢到的。」小英的猜測是最有可能發生的,誰都知道阿花在哪都能睡著。

「對對對,這很有可能。」眾人一致贊同。

「阿花一定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啦。」

「這算是春夢嗎?」

大家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取笑起阿花來了。

真的嗎?阿花開始有點迷惑了。

不過仔細想想,那一段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好像真的有點虛幻,就好像飄在空中一樣,不太真實的感覺,而且這種好康怎麼可能會發生在她身上。

「妳快點先去洗澡啦,明天早上還要吃飯店的自助早餐耶,只到九點而已。」這家飯店的早餐是她們這群愛吃鬼列為這次一定要做的重點項目之一。

「我們明天一定不能睡過頭,她們這幾個沒良心的是不會叫我們的。」阿丹表情認真的對阿花說,她們兩個早上都很難叫醒,每次都差點被拋棄。

「天都要亮了,阿花也不用睡了吧,她剛剛在電梯裡都睡飽了。」

「而且她還做了春夢,應該會興奮一整晚喔。」

「吼,妳們很煩耶,哪是什麼春夢啊。」只不過才講了幾句話而已。

阿花瞪了正在哈哈大笑的她們一眼,就跑去拿換洗衣物準備洗澡了。

這些女人還真是得理不饒人,損人不嘴軟的,只怪她平常整人無數,她們好不容易逮到她的把柄,不笑她一兩個月是不會罷休,搞不好每次看到少爺他們的消息時,都會拿出來笑她。

+++

「真的是我在作夢嗎?」阿花問著鏡子裡的自己,鏡子裡的人對她搖搖頭。

這不可能是假的啊,她邊刷牙邊想。

第一,電梯故障這件事是真的,她們還到電梯口去接她了。第二,小英找不到地瓜薯條,所以地瓜薯條沒了也是真的,那是她給小弟弟吃掉的。第三,買了兩包的腐乳雞也只剩一包,可是她明明就沒吃。

 阿花吐掉嘴裡的泡沫,漱了口,開始洗臉。

如果她是作夢的話,那腐乳雞是誰吃的?

真是見鬼了。居然還會有這種事發生,她的夢境也太真實了吧。

 阿花拿起毛巾擦臉,卻突然瞪大雙眼。

「我的媽呀,這是什麼?」她驚訝的倒抽了口氣,整個人瞬間擠到鏡子前,似乎想再看的更清楚一點。

那不是她的耳環。

阿花仔細的盯著鏡子,小心翼翼的摸著左耳垂上的那個玩意兒。

那不是她的耳環,她很確定。

她原本的耳環都戴了好幾年了,難道還會認錯嗎?

阿花笑了。她就說嘛,她怎麼可能會連現實跟夢境都分不清楚呢。

那些女人不信她就算了,居然還取笑她是作春夢。不過話說回來,這是真的有點難以置信,如果是其他人跟她說自己碰到這種美事,她也不會相信吧。

她整個人感覺輕飄飄的,腦海中開始迴蕩著跟少爺的對話,眼前浮現兩人當時坐在一起聊天的情景。天知地知,她知他也知,這是個小秘密。


「姊姊要好好戴喔。」她彷彿又看到少爺露出專業的殺人微笑,然後用酥麻的嗓音對她說著。

阿花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摸著耳環,然後彎起嘴角又吃吃的笑了起來。

 




(完)


創作者介紹

到處都是秘密

jasmine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