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2日星期六,我跟小英兩個人跑去看了周牛仔的演唱會,但是我們並沒有進場。


事情是這樣的,友人小英一直很想去看周董的演唱會,因為聽說周董幾年前的那場盛況空前的演唱會十分成功,所以這次精采可期,而據說門票也賣得很好。但我其實沒什麼興趣,不是說我不愛用國貨,只是相對比起來,我會比較想去看巧克力碧昂絲跟LP的演唱會,所以最後就沒有成行。


星期六下午跟小英約吃飯,大概快四點的時候經過板橋體育場,人群已經把廣場跟出入口周圍塞的滿滿的了,排隊的動線看起來主辦單位好像有規劃過,感覺秩序還不錯,但是不知道實際情況是怎樣。用餐之後和小英經過一番天人交戰,決定要到體育場去看看情況(其實是吃太飽,想去散散步順便湊熱鬧)。



六點多到體育場,天色也暗下來了,排隊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二已經進場,場邊還剩一些在等朋友的人、賣螢光棒的、賣黃牛票的、排周邊商品的人、圍觀的民眾(例如我們)…。排周邊的人非常多,逛了一下展示區,這次的周邊商品是蠻精美的,很值得收藏的樣子,為什麼我們家神起的演唱會沒周邊呢?(怨念又出現了)

我知道小英其實很想買票進場看,所以我們才會一直不自覺得在博客來現場售票處的附近徘徊,黃牛阿婆跟黃牛阿伯眼尖看我們一直晃來晃去的就跑來跟我們兜售,我跟小英雖然不買黃牛票但還是問了價錢,還跟歐巴桑在市場買菜一樣和黃牛殺價殺半天,黃牛阿桑們精的很,一下子就看出我們只是問好玩的並沒有要跟他們買的意思,然後就不理我們了。


不過長久以來我一直有一個疑問,黃牛買了票,在現場又幾乎都是降價賣出,那利潤在哪裡呢?如果說是在網拍上把前排好位置的票價炒高賣出,但那畢竟也是少數,前排的票也沒幾張,而且在現場還會問歌迷如果有多的票可以賣給他們,然後他們在拿去降價出售嗎?那到底賺頭在哪裡啊?這個問題困擾我好久了,還是說其實他們賣的票是假的?真是奇怪了。

而這次賣螢光棒的攤販也變多了,年齡層也越來越年輕,以前都只有上了年紀的老伯跟阿婆在賣,這次有很多看起來像是大學生的年輕人背著背包就來闖江湖了,還看到有穿高中制服的女學生來擺攤,是說連看演唱會都可以研究現在的經濟趨勢嗎?我不禁開始考慮是不是也該跟去批一些螢光棒,來籌措一下明年我們家神起弟弟演唱會的票錢啊?


金細亞俊秀:(指)你這個懶鬼別傻了,以為擺攤叫賣誰都做得來的嗎…


其實當旁觀者真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事情的很多面,一般看演唱會在排隊等入場時,通常都只會注意到前面有沒有人插隊之類的事,但是這次我們在場邊徘徊看熱鬧,還真的看到了很多很好玩的現象,其中最讓小英不服的就是公關票這件事了。

不過那也不算公關票,只是部分工作人員會拿一堆工作證出來帶人進場而已。用戴工作證這種方式偷渡進場的人,就我親眼看到的來算,應該就有超過一百多個了吧,這種常見的情況我早已見怪不怪,但是小英就很氣憤,覺得怎麼可以這麼不公平?大家想看演唱會都得省吃儉用,買貴得要死的票和排累得要死的隊進場,而窮困的人(我們)只能在場邊閒晃看熱鬧,那些人卻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然後很輕鬆的在門口等朋友出來接應,脖子掛上一張別人的工作證就可以入場。

我想我只能說,孩子,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子的,有關係就靠關係,沒關係就找關係,找到了關係就沒關係。也許是我身處在大染缸裡,價值觀也被混淆了吧,我是覺得這也沒什麼對錯,差別只是在於立場不同而已。大家都看不慣別人有特權,但如果立場轉換過來,有特權的人換成是自己,那應該是要堅定拒絕還是欣然接受?我想會選擇享受特權的人還是比較多吧。

就像之前的世棒賽有一則新聞,台中市議員要帶選民免費入場看球,大家都會覺得議員太過分,怎麼可以有特權看霸王球,大家都是人生父母養的,我要買票為什麼你可以不用買?這真的很不合理,但是如果自己就是那個被市議員服務的選民的話,可以免費看球大家應該都會很高興。

然而另一則類似的新聞大家的反應就不同了,說是我們的台灣之光小王洋基隊的隊友卡斯坦斯來台打世棒賽,然後小王盡地主之誼招待他的隊友到處玩,還帶他去看碧昂絲的演唱會,結果卡斯坦斯在接受電話訪問時說,「我們不管去哪裡都會有位子坐,我從來沒看過這種事,這就像與基特一起在好萊塢或紐約一樣,他(王建民)在這裡幾乎就像是神一樣。」意思就是說小王也享受特權了,但是大家卻不覺得怎麼樣,因為大家都喜歡小王。

這就是立場不同的差別,立場不一樣,看事情的角度也就不一樣了。
假如今天我們有認識的人在裡面當工作人員,然後可以帶我們偷渡入場的話,我想我們就不會感慨世界怎麼如此不公平了,可能還會覺得人間處處有溫情吧。(笑)




我覺得我一定是老了,扯了一堆跟演唱會無關的東西~
明明就沒進場看,居然還可以話多到寫不完還要分兩篇是怎樣......





 


 

jasmine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