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腳廢了。
是的,我這個白痴又穿高跟鞋去看演唱會了。
10/5 中午12點,為了演唱會請了一天假,但是卻睡到中午…。然後跟陳秘書碰面後兩個人就一直東奔西跑的,不知道到底在幹麻,整個下午忙來忙去都在做白工。

10/5 下午5點,中山足球場的人越來越多,而我們的肚子也越來越餓,最後不顧排隊的人潮大概已經繞場一周了,仗著自己的序號在一千多號,毫不擔心的跑到場邊的宜蘭煙燻魯味店吃麵,還點了一大盤小菜啃雞腳啃的很高興,跟外頭排隊的緊張氣氛完全是兩個世界,一點都不像是來看演唱會的,在店裡用餐的人也都很悠閒的樣子,但是人很少,大家都吃飽才來的嗎?

10/5 晚上6點,A區的序號一千多號果然是在隊伍的最尾巴,排在我們後面的不到一百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在現場買票的日本飯,果然台灣的死忠粉絲們都在網路登記跟首賣時就買票了,周圍的日本飯們提著大包小包全副武裝,而且一直嘰嘰喳喳的非常興奮的樣子。

10/5 晚上6點20分,整個排隊的人群一下前進一下後退,好像在跳恰恰一樣,但是一點都不優美。旁邊維持秩序的工讀生說是因為入口那邊規定只有兩人在驗票跟剪票,所以進場速度才會那麼慢。我跟陳秘書中途跑去上完廁所回來,發現其他區好像都已經進場完畢了,而我們A區一長串的隊伍還是停留在原地,而且似乎還往後退了一點點。

10/5 晚上六點半,工作人員跑來問我們這些排在尾巴的人們願不願意換到B區,他們說在A區是一千三百號換到B區就變成六百號,好像很划算的樣子。工讀生說是因為兩區的人數差太多,從台上看下來不好看,工作人員後來大概帶了兩、三百人過去。我跟陳秘書用很破的英文跟旁邊的日飯解釋,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聽懂還是不懂,但是她很堅定的笑著跟我們說了NO,對朴米奇非常死忠,堅持待在A區。陳秘書直到這時才了解為什麼這邊這麼多人跟我一樣穿著兩朵花小愛心T恤,因為會在A區的除了秀控以外都是為了我們朴米奇而來的啊。

10/5 晚上7點10分,終於要進場了,瘋狂歌迷的威力不容小覷,原本排在我後面的人突然全部都擠到我前面了,陳秘書都已經到進場入口處了結果卻必須停下來等我。剪票驗票的人根本都沒在看序號,氣的我一肚子火,怒喊了一聲我的號碼在前面你怎麼會先剪後面的?他才緊張的揮開擋在他眼前的數十隻拿著票的手趕快先幫我剪票。主辦單位葳鴻的動線規劃是我看過的演唱會中最爛的,這跟柯羅莎大姊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動線規劃的很好的話,不論觀眾有多少人,風雨有多大,都不會被影響才對。

10/5 晚上7點20分,進到場內之後剛剛氣憤的心情完全煙消雲散,立刻被興奮給取代了。剛剛排在我們後面的日飯手上拿的大包小包終於現出原形,原來那些都是演唱會必備的傢伙啊,應援手牌、海報、超大型燈牌、還有板凳。站在我們旁邊的日飯將天使俊秀燈牌打亮高舉,伴隨著一陣尖叫後,對面B區居然馬上出現了帶著帽子的淘氣鬼允浩燈牌,四周慢慢開始出現高舉的燈牌,拿麥克風的在中燈牌、昌珉燈牌......(我居然沒看到朴米的燈牌?),我跟陳秘書理解的點點頭,啊~這是燈牌們在相認啊,然後眾人們開始瘋狂興奮的尖叫以及爭相與燈牌們合照...


10/5 晚上8點,場內開始廣播演唱會注意事項,先是由捲舌捲得很嚴重的北京腔小姐說中文、接著是英文、最後是韓文,大家一陣鼓譟,只是廣播之後演唱會並沒有立刻開始,場內又繼續放歌。總之美中不足的是主辦單位並不是播神起的歌,聽起來好像是天上智喜?不清楚反正是女聲就對了,印象中還有SJ的顛倒歌,不了解神起的演唱會為什麼是放別人的歌曲?(難道是SM想趁機宣傳?)接著就看到一群工作人員拿著拖把抹布跑出來瘋狂的擦地,演唱會好像真的就要開始了啊。

10/5 晚上9點,整場我都緊盯著朴虛米,不論是舞亂跳、差點滑倒、還是腰痛的猙獰表情...通通難逃我的法眼,朴米開始SOLO的這個重要的摸門特,我卻看到一半就在場內繞來繞去,陳秘書在旁邊跟著我一起團團轉,一頭霧水的問我到底要幹麻?我有氣無力的但很認真的回頭告訴她,我要找地方坐下來。因為我的腳已經麻了好一陣子,開始有刺痛的感覺了。我一直想找剛剛帶板凳進來的日飯,想跟她們借板凳來坐一下,但是看來看去連個影子都沒有發現。就在這個時後,朴虛米唱到副歌開始飆高音(疑似破音?),我忍不住轉身想瞄一下朴虛米的背影,但是眼前卻忽有龐然大物給擋住了視線,仔細一看,居然是剛剛那帶兩個板凳進來的日飯,她們已經跑到花道前擠在人群之中,而且兩人就站在板凳上,頓時我腳上十公分的高跟鞋瞬間變成了笑話......

10/5 晚上10點,開始下起了大雨,想必是柯羅莎大姐也捨不得演唱會就要結束了而哭泣,台上台下不分你我的一起淋著大雨,一起共同製造著彼此一定都會很難忘的回憶,那場在大風雨中的演唱會啊。

10/5 晚上10點30分,演唱會就在鄭隊長誇我們好棒跟朴虛米講了一句小籠包之後結束了,風雨越來越大,我的腳已經由刺痛感變成沒有知覺,完全是由愛與意志力支撐著我看完整場演唱會,拼了老命拖著沒用的雙腿哀嚎著走回車旁,陳秘書已經先拿出我放在車廂裡的伯肯拖鞋,要我趕緊換上,並且威脅我以後絕對不可以再穿高跟鞋看演唱會了。

10/5 晚上11點30分,一身狼狽的回到家後,馬上就被我娘告知說已經公佈明天停止上班上課,喔買尬,這代表著明天的演唱會要停辦了。

10/6 凌晨12點,洗了熱水澡後,抬著雙腿躺在床上打電話給陳秘書,兩個累的半死的老人對於這場讓我們累的半死的演唱會還是意猶未盡啊,就算風吹雨打渾身溼透也抵不過與弟弟們一起淋雨玩水的歡樂,這應該就是風雨無阻的最高境界了吧。

10/6 下午5點,昏睡了一整天,果然年紀大了體力還是有差,以前年輕時跟達子一樣是鋼鐵體質,熬個幾夜沒睡還是生龍活虎,現在看場演唱會就不行了。陳秘書還沉浸在鄭隊長跟她打招呼的世界裡,一直問我星期日要不要去送機,不過憑我還在發麻刺痛的雙腳,我想我是哪裡都去不了吧。

10/7 下午1點,演唱會後的第二天依然繼續昏睡,沒有去送機陳秘書顯的有些失望,原諒我吧,那種激烈的活動現在不太適合我這個飽受摧殘的老人。不過陳秘書說神起弟弟們昨天也是在飯店裡睡了一整天,有天啊,六福皇宮的天堂之床很舒服吧,台灣的飯店露那我最喜歡的就是六福皇宮的床了,真想買一張回家,下次我們再一起睡吧(羞)。還有鄭隊長,難得不用早起叫成員起床,可以睡到自然醒的感覺很好吧,這樣有沒有對台灣的印象很好?那個辦演唱會還可以放颱風假,還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小島。

10/8 中午12點,跟公司的J飯同事聊天,她說她們KINKI飯最愛湊熱鬧了,星期六颱風雨正大的時候還跑去小巨蛋買週邊,狼狽樣還被電視台拍到,據說新聞是寫她們是瘋狂歌迷。星期天帶著我友情支援幫忙做的應援牌,連看兩場,說是NEWS的演唱會超精采,小傑尼司也超帥,她們一直狂吶喊尖叫,結果喉嚨發炎失聲了,這有誇張到。她還帶新聞團的演唱會週邊來跟我現寶,看了還真心酸,精緻的綠色手燈上還寫著[ NEWS First concert 2007 in Taipei ],台北限定呢,一支四百算什麼?這是一定要買的啊。

10/9 早上10點,最近這陣子上班都一直在聽神起演唱會的原聲帶(?),演唱會之前聽是超級興奮,這兩天聽則是有莫名的空虛感。

10/9 下午2點,陳秘書激動的來電告訴我,說是主辦單位說東方神起明年會來台補辦演唱會啦,所以網友叫大家先不要去退票,這到底是真的假的?弟弟們有沒有這麼感心啊?很喜歡台灣仙后嗎?挖啊啊啊~太~開~心~啦~呀啊啊啊啊~(抱頭尖叫)

噢~有天啊,露那要繼續去努力打拼賺錢了,這樣如果你明年再來找我的話,到時候我就可以跟你出去玩了啊~~








創作者介紹

到處都是秘密

jasminemi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